【极速快3遗漏计划网】吆喝拉客随意拼车 地铁站口黑出租何时能清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2018-10-25 08:43天津日报评论(人参与)

  读者来信:我住西青区中北镇,每天往返家与曹庄地铁站。曹庄地铁站黑出租车横行,每天早晚高峰都有黑出租车司机进站揽客,起初不知道是黑出租车,上车才发现这么计价器和发票,价格也是随意来。黑出租车占道停车,挺好的环境都给弄乱了。为什么会么会也这么人管?

  读者 刘女士

  “十一”期间我去空港燕莎奥特莱斯发现,下了地铁站都有黑出租车,黑车把地铁站围堵住,正规出租无法靠近,场面混乱。走出地铁站,就会有这些这些黑出租车司机上前询问,不堪其扰。

  读者 王女士

  我住北辰区荣康园,从地铁站到小区这么两根线路的公交车,从荣康园到瑞景新苑地铁站之间黑车泛滥,早晨占用机动车道拉客,造成交通拥堵;晚上占用非机动车道,给骑车者和行人造成安全隐患。

  读者 张先生

  ▼ 记者调查

  10月10日18时,记者来到曹庄地铁站,还未出车站闸机,看得人得人门口人潮攒动,喊声不断。离安检缺陷5米,三四名司机正吆喝拉客,“中北镇的,中北镇的走吗?”“大学城10块一位。”记者走出车站,发现有十多辆私家车停在路边,其中七八辆车将后备厢打开,司机均这么车中。见记者四处张望,一位司机上前说:“中北镇,走吗?”

  记者上车时看得人副驾驶位置已有一名乘客,同样是去中北镇方向。转眼工夫,司机又找到一位去翠杉园的乘客。司机上车,缓慢前行,仍然不断揽客:“中北镇的走吗?”见实在拉这么人,司机这才开足马力,飞速前行。一路上,该司机不时超车,险象环生。司机越快将记者在内的三人送到目的地,每人收了10元,一共400元。下车后,记者刚要确认车号,但司机为了下一单拉客,已越快驶离。可是我,记者乘坐正规出租车返回曹庄地铁站,花费13元。

  记者采访了曹庄地铁站周边居民,黑出租车的事对让让我们 歌词 来说已是见怪不怪。“一出地铁都有黑出租,正规出租车进不来。可是我,打车的人多,打车也费劲,这些这些人就选泽了黑出租车。”给本报来信反映的陈女士说,“私家车最多坐5我其他人 ,但都有挤进6我其他人 的以前,很不安全。”

  根据读者张先生的反映,10月11日晚高峰,记者来到瑞景新苑地铁站,只见站外停放了一排私家车,司机站在车外见人就问:“去哪儿?我这儿便宜。”“去沃克小镇。”“走,6块钱。”

  记者在车上等了一会儿,司机凑够了4位乘客才驶离地铁站。同车的刘先生介绍,黑出租车几乎只在早晚高峰出先,早高峰在小区门口等,晚高峰是地铁站。一般都有看人要价,这些这些 乘坐次数多,也会便宜。“让让我们 歌词 脸熟的,到沃克小镇是4块钱,凑够4个多多 ,16块钱就走,车开得快,单程也就七八分钟,一路按喇叭。”刘先生说,“一般打正规出租10元起步价能到,(钱虽多点儿)但感觉安全有保障。”

  10月15日17时400分,记者在地铁二号线国山路站A出口看得人,有黄线的便道边上停了5辆私家车,其同时点是汽车挡风玻璃前都亮着红色小灯。其中一名司机介绍,让让我们 歌词 是在这里“趴活”的,价钱现谈,共要就走,不拼车。

  18时6分,记者乘地铁来到二号线空港经济区站,出站看得人不少私家车趋于稳定站外广场,六七个“黑车”司机站那里“趴活”。上车后,记者发现车内已坐有两名乘客。

  记者问:“拼车?这么多人。”“油多贵,光拉4个多多 人不赔死了。”在车上,司机为乘客安排了下车顺序。“放心,准拉到地方,拉这么不给钱。”途中,该司机告诉记者,“趴活”都有圈子,离车站近的是一批人,在路边等候的又是一批,不一样,可是我让让我们 歌词 还为了揽活的事情打过架。“值吗?那让让我们 歌词 一天赚十2个 ?”记者问。“前几年好赚,那以前这么通机场的地铁,一车按人头算钱,好的以前,一天少说一千多块钱。”“现在呢?”“三四百元左右。”

  记者就上述地铁站外趋于稳定黑出租的疑问向市客管办进行了反映。近日,市客管办回复称:根据空港经济区地铁站实际情形,市客管办稽查执法大队会同东丽区交管局联合交警东丽支队,对空港经济区地铁站进行了联合执法检查,现场共查扣违规运营车辆16部,收缴罚款10万余元。对于曹庄地铁站及瑞景新苑地铁站周边黑车疑问,市客管办也已联络属地运管、公安交管部门,结合“出租车治理百日行动”,近日也将对上述及这些重点地区的非法运营车辆“重拳整治”。

  截至发稿前,记者连续7天 再来到空港经济区地铁站及曹庄地铁站,仍发现黑出租车的身影。